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男装休闲搭配技巧

巴黎对话:Rene Gloor -Narcisse-主编-这个时代像古希腊美少年般自恋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9:44:38编辑:时装搭配网阅读次数:
巴黎对话:Rene Gloor 主编-这个时代像古希腊美少年般自恋 TAGS: 观点访谈杂志主编Rene Gloor Rene最喜欢的一

\

个典故是和老佛爷Karl Lagerfeld有关的。 第一本<Narcisse>杂志面世之后....他曾紧张的给老佛爷Karl Lagerfeld办公室打电话,问可不可以给老先生邮寄一本,期望他能金手指一点多多指教。电话那边的女士回答说:卡尔已经看过了。Rene心想搪塞人也要有一点诚意啊,我们分明还没有寄出...电话那边的女士又说:真的看了,他昨天去Colette例行逛街的时候自己买的,还在喜欢的地方做了记号让我们参考。
幸福有的时候来的真的很突然。<Narcisse>有着美好而幸运的开始。这本每年只有两本的精装大刊从创刊以来就在Colette, 东京宫等顶级概念店销售,内页的大片都由顶级名模演绎。但是巴黎的时尚杂志成百上千,想要脱颖而出并不仅仅是幸运这么简单。就像Rene自己说的那样,现在的时尚界已经没有神化了。于是我约了这个十分谦逊又有一点儿宅的时尚界多面手,就像老朋友聊天那样。

访问约在Rene的家里,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睡衣戴着绒线帽子,每次看到他这样我都哈哈大笑:那些街拍的人怎么会想的到你这副样子!Rene: 唉,你知道我真的不在乎那些街拍啊!

我:好吧,说说你是怎么开始进入时尚界的吧?Rene: 我是瑞士人,在苏黎世旁边的一个小镇里长大。我从14岁的时候开始学习缝纫,从最基本的裁剪开始。
我:14岁!那你真的是一早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?Rene:对,是一种直觉。你知道瑞士不是巴黎,我们没有时尚行业,想学设计的必须先学缝纫。当时我和镇上的妇女一起学习,她们就是想当裁缝的,我是唯一一个男孩。现在就不同了,有的设计学校根本没有裁剪课程,毕业出来只画草图都不会打版的。
我:后来呢?Rene: 后来我从苏黎世设计艺术学院取得学位,因为这样才可以真正在时

\

尚界工作。
我:你记得你在Dior工作?Rene: 最开始的时候是JohnGalliano同名品牌,实习了大概6个月。之后在一个小一点的法国品牌Véronique Leroy又实习了一段时间,因为团队小我什么都要干,反而收获不少。在之后,有一天JohnGalliano的人联系到我,让我去Dior做事,因为众所周知他也是Dior的创意总监,我又在Dior做了5个月的实习设计师和John的个人助理。
我:给JohnGalliano工作感觉如何?Rene: 他是个天才,他是秀场上最耀眼的那个,他的个人魅力甚至大于他的品牌,他真的拉动了Dior的销售。和他一起工作让很多人都觉得我很重要,其实并不是,我经常要给他端茶倒水复印文件...
我:那之后你没留在Dior工作?Rene: 不是我不想留啊。所有的品牌都很难留人,他们希望我继续实习,可是我已经实习很久了,我二十多岁了必须要挣钱了。还有一个原因是,呃,你知道的,后来John就因为那个事故离开了Dior,我最终也没能留下。
我:到今天也一样啊,想在大牌子工作一样很难。Rene: 是的,非常难。当你25岁的时候人家说你太年轻担不起一个产品线,当你30岁的时候他们又说你太老了...
我:所以你就转去这个行业的其它方向发展?Rene: 是机会找到了我。我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品牌工作积累了非常务实而全面的经验,我也会参与 lookbook拍摄的环节。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,他们之后请我去给其他的大片做造型设计。我发现我很喜欢造型师这个职业,我接了很多这样的工作,最后我做造型师拍片子挣的钱远远多于我做设计师的朋友们。
我:无心插柳柳成荫。那你有没有想过创立自己的品牌?你有这么多技术和经验。Rene: 如果你没有背景没有很多钱的话,做自己的品牌太贵太贵了。这个行业是没有神化的,天才如Alexender Wang也得益于他家族的纺织企业。但是你说的对,我是想有自己的东西。我做了好几年的自由造型师,杂志编辑,例如L’’Officiel, Jalouse, Candy, Tank...我喜欢我做的事情,喜欢通过自己的视角把设计的精髓展现出来。但是为别人工作的代价就是不能完全反映自己的内心,正因为这样我才有了创办自己杂志的想法。
我:但是时尚杂志已经这么多了,你怎么能做到不同?Rene:我其实没有把Narcisse仅仅当作一本杂志。我把她定位于一本咖啡桌藏书,我们用硬皮的精装封面,用最好的印刷。我们不希望人们像对待其他便宜的流行杂志一样,看过就扔掉,我希望人们可以在书架上保留她们。
我:那内容方面呢?Rene: 我们定位于时尚,艺术和美容。我着重加上了美容这个概念。巴黎曾经有一本美容的刊物叫Cream,已经停刊了。做美容的内容很容易太专业而显得枯燥,而我们希望把美容融合进时尚和艺术。我们有顶级的静物摄影,展示化妆品自身的艺术美感。
我:怎么想到Narcisse这个名字的?Rene: 名字很重要,我们也思考了很久。我觉得Narcisse是这个时代的写照,就像那个自恋的希腊美少年。
我:Narcisse一年只有两本,你们怎么去和其他更快速的刊物竞争?Rene: 我们的杂志不追求信息发布的速度。我们更看重态度和图文质量。我们并不介绍当下的红人,我们访问艺术家,调香师,新锐音乐人,我和我合伙人Azadeh Zoraghi亲历亲为很多细节,为了拍大片我们会真的去南非的沙漠取景。但是确实我们也有自己的社交媒体,在那里我们会发布即时有趣的照片
我:对,我也跟了你们的instagram.你们几乎被所有大秀邀请了。Rene: 对,还不错。男装周好多了。
我:怎么讲?Rene: 没那么歇斯底里,没那么夸张!
我:哈哈,我觉得我明白你在说什么!谈谈你对当今时尚界的看法吧!Rene: 和我刚入行的时候大不一样了。那个时候时装周是一个专业人士的活动,秀开始后场外是没有人的。现在秀场外的人远远多于看秀的嘉宾,那些时尚博主 只不过到了秀场外面给自己照几张照片传到社交媒体上,他们完全不关心设计啊。还有超级有钱的俄罗斯女人花上万欧元买请柬,雇记者拍照,还有雇保镖开道的!我感觉现在的时尚界太浮躁了,所以我们才想做一些慢而精的东西。
我:你是一个批判现实主义者!

\

Rene: 没准因为我是讲德语的瑞士人。虽然气氛浮躁还是有有才华有毅力的人在推动整个行业,我和许多诚实可靠的人合作,这也是为什么我还在这个行业的原因。
我:能看看你的相册吗?Rene: 可以啊。(他随手递给我一本相册和他的ipad)
我:很多合影呢 你和Alber Elbaz, Jean-Paul Gautier,Karl Lagerfeld...Rene: 其实他们都是很好的人, 很平易近人。Karl Lagerfeld可能会在我们的下一本杂志有一个合作。
我:他人怎么样?Rene: 他真的博览群书,他总是去逛街到处观察,自己付钱买东西回家看。我:你还有超多的化妆舞会照片!如果说Heidi Klum是万圣节女皇你就是王子啦!天啊,你真的不觉得辛苦吗?这么多油彩。
Rene: 你知道我认识很多化妆师朋友的,他们很爱搞这样的化妆舞会。我一般不随便出去party,但是真要high就要尽兴。我觉得这和尊重和付出努力有关系。我喜欢看到大家都为了一个活动而精心准备付出努力,我尊重这些炽热又有一点疯狂的人。
我:最后你想对前赴后继想来从事时尚行业的人说点什么吗?Rene: 你必须有手艺。另外你必须独特。这种独特要发自内心,会让别人看到你,想更多的了解你。
我:还有什么想对中国网友说的吗?Rene: 中国对我来说新鲜而遥远,我们的杂志在韩国非常畅销,希望在未来会有机会可以推介给中国的读者。

本文链接:巴黎对话:Rene Gloor -Narcisse-主编-这个时代像古希腊美少年般自恋

友情链接:

佛经大悲咒 佛教典籍 心经